任斯特的主教愛德華·斯蒂林弗利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布道人。一次,查理二世問他:“為什么在別的地方都是即興布道,而在宮中卻每次都照事先寫好的宣讀呢?” 主教說:“在國王面前,我擔心忘了要說的話,所以還是照本宣科為妙。”聽后,國王很高興。主教見他高興,又壯起膽子問他:“你根本毋需敬畏任何人,可為何在眾議院致辭時也要照本宣讀呢?” 國王小聲地說:“因為我對他們的要求以及向他們要的錢太多徵信,所以我不好意思面對面地正視他們。”

sunny14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